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愛民如子方繼藩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愛民如子方繼藩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綜英美]就說你們缺治療紅樓之公主無雙審神者宇智波炑葉[綜]不死傭兵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混元修真錄[重生]山村名醫韓娛之張三     李東陽感覺方繼藩在針對自己。

    便連弘治皇帝面上雖是波瀾不驚,心里也是微微咯噔一下。

    怎么聽著在諷刺朕?

    方繼藩卻顯得很認真。

    不知民三個字,是他對朝中君臣最大的感受。

    這些人,哪一個不是聰明絕頂呢?

    可偏偏,人總是有局限的,一個在深宮和大宅里生長起來的人,怎么可能會理解一個窮鄉僻壤之處,腳無立錐之地的小民在想什么呢?

    方繼藩道:“陛下固然是圣明的,可是這廟堂之上的諸多儒生,又有幾個人知道這些大字不識的百姓們是什么樣子?莫說是這些人高高在上,住在京里,與民隔絕。便是這地方上的士紳和讀書人,怕也沒幾個人真心的去關心這些小民的所思所想。”

    方繼藩感慨道:“兒臣的門生王守仁,一直在強調同理之心,多少人從書本中學來了這同理二字,可實際上依舊對于這同理沒有絲毫的概念。有人提出要刊印更多的邸報,好讓天下人知道陛下京察的好處。”

    “可問題就在于,許多人忘了,這世上,九成以上的人,他們是大字不識,目不識丁,這邸報他們既看不懂,也沒興趣去看。只因他們距離廟堂實在太遠太遠了,猶如在天邊一般。一群這樣的人,指望用邸報來開化他們,讓他們知道京察的好壞,這豈不是緣木求魚嗎?”

    弘治皇帝聽到此處,不由看了李東陽一眼。

    李東陽露出了慚愧之色。

    李東陽是何其聰明的人,可他畢竟是人,他的思維之中也會有盲區,這其實……已經不是智商的問題了,而在于以他的身份地位和處境,根本就想不到這一點。

    古代的聰明人,多不勝數,他們寫的文章,他們的手段,在這燦爛的歷史長河之中,曾經是多么的耀眼,以至于后世之人自慚形穢。

    可只要是人就會有局限,有了局限,看問題的角度就會出現偏差。

    李東陽并不是一個心胸狹窄之人,此時坦然的點頭道:“不錯,此法,確實高妙,齊國公行此法,令人佩服。不過……難道邸報就無用嗎?”

    “邸報有用。”方繼藩笑吟吟的道:“可是……邸報終究還是官面上的,勢必要一絲不茍,這……本就是給天下大小的官吏們看的,官吏們能從謹慎且嚴肅的文字之中尋到天子的心意,可對于絕大多數百姓而言,卻是無用的。”

    “現在要解決的問題就在于,官吏以及士人們,可以通過邸報明白朝廷的國策以及皇上的心意,可是除了他們,再沒有人了解。因此,如何詮釋國策和圣心,就成了官吏和士人們的事。”

    方繼藩說到這里,笑了,笑中帶著深意:“長此以往,問題就出現了。皇帝只有一個,圣心固然再如何憐憫百姓,可負責貫徹和執行的人,負責向天下百姓們解釋國策和圣心的人,卻來來去去,總是這么一些人。哪怕是四書五經,詮釋的版本,還數之不盡呢,到了戰國時期,就有儒家八派,同樣是一部論語,八種人分別的解讀,竟是全然不同。何況還是陛下的旨意呢?”

    弘治皇帝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他突然意識到,方繼藩提到了一個致命的問題。

    他繃著臉看著方繼藩道:“繼續說,繼續說下去。”

    方繼藩便道:“于是乎,這些年來,就出現了一件可怕的事,但凡是朝廷的旨意,對于士人有害的事,這些事就辦不成,不但辦不成,還要飽受抨擊,士人們將其視之為暴虐,廟堂上反對的言官前仆后繼,地方上歪曲旨意的父母官比比皆是。而這些有的分明是利民之舉,可在這些人的鼓噪之下,在尋常小民的眼里,卻成了惡政。”

    “可若是對于讀書人有利的旨意,這上上下下,便人人稱道,哪怕是這些有利的旨意,其實對于尋常百姓而言是有害的。可是尋常百姓,卻被各種宣教,甘之如飴。國朝百五十年來,自太祖高皇帝和文皇帝之后,陛下可曾想過,正因為如此,所以體恤百姓的旨意,無人遵從,或是遭人反對。而優待士人的旨意,卻是貫徹的徹底,朝廷這是掏了心窩子,優待了他們,使他們不必納稅,令他們在地方富甲一方,這些年來,借著這么多的便利,土地的兼并,到了何等的地步,當初又造成了多少的流民,可依舊還是不夠,從前給予士人們的優待,一個不能少,且依舊還是不足,他們想要的……更多!”

    弘治皇帝聽得非常的認真,方繼藩的這番話給了他很大的警醒,令他激動得顫抖起來。

    細細想來,不就是如此嗎?

    士人從起初的詩書傳家,漸漸演化成了越來越大的士紳,可以地方父母官平起平坐,掌握輿論,朝廷免去了稅賦,別人種地,需要繳納錢糧,需要負責徭役,一到了災年,便連飯都吃不上。而士人們,卻因為無需任何成本,到了災年,靠著大量的積蓄,不斷的賤價購置大量的土地。

    現在,這些難道沒有到尾大不掉的趨勢?

    可是……這又如何呢?

    皇帝與士大夫治天下,他弘治皇帝能離得開這些人嗎?沒有了這些人,如何穩定人心,如何確保地方上的穩定……

    這其實是一個很糾結的問題,弘治皇帝的眼里忽明忽暗。

    站在弘治皇帝身后的吳家旺,心里卻是一驚,詫異的看著方繼藩。

    方繼藩自然感覺到了吳家旺的目光,他壓根就不在乎這個狗東西,聽著很嚇人對吧,就是要嚇死你。

    “既然……如此,要嘛,為何不通過這樣的形式讓天下自疾苦的百姓,真正的了解圣意呢?這戲班子,寓教于樂,陛下凡有什么愛民的舉措,都可編為戲曲,命各處的戲班子傳唱,讓小民們知道,孰是孰非,所謂的教化,陛下可以自己來……何須經過他人?”

    弘治皇帝卻是想到一個細節性的問題,皺眉道:“需要很多銀子吧?”

    方繼藩笑了笑道:“其實也不需太多,讓教坊司招募一些樂者,一個縣立一個劇團,有數十人即可,這些都由朝廷撥發他們錢糧,此后,但凡陛下有什么大策,就讓教坊司專人去采編寫劇本,劇本很簡單,只要通俗易懂即可,而后……再請人編曲,送至各個劇團演出,劇團的演出,可以是免費的,可以在縣城,也可游走于鄉里,哪怕是一個曬谷的場子,即可登臺。此外再請一些精于此道之人,委為傳奉官,讓他們至各省,各府,各縣的劇團巡查,既可讓他們對劇團進行一些簡單的培訓,同時,又可讓他們彩排新本。陛下在想什么,陛下要做什么,陛下為何要做這些事,那么……這天下的百姓,只需看了戲,便能一目了然了。”

    頓了一下,方繼藩又道:“除此之外,劇團還需有教化之用,可以編一些關于忠孝的劇本,責令地方劇院進行演出,小民們的生活,本就困苦,有戲看,求之不得呢,自是感念陛下的恩德,在看的過程中,心里大抵知道陛下如何愛民,更知道這國策的好處,用此等辦法,將政令傳遞到最偏遠之地,哪怕是……哪怕是……”

    方繼藩說著,瞄了一眼不遠處的趙母:“哪怕是偏鄉中,年老鄉婦,也能令她們明白,什么是京察,如此……再有人告訴他們,京察如何害人,他們便不肯相信了。”

    弘治皇帝的眼睛,也隨著方繼藩的目光,落在那趙母的身上。

    趙母此時依舊樂呵呵的,還在和趙二嘀咕著什么,十之**,還沉溺在方才那劇中的內容里。

    弘治皇帝下意識的舉目四看,幾乎所有人都是如此。

    就這么一場戲,的確花不了多少成本。

    卻令上千人,一下子被吸引,津津樂道,而這其中的影響卻是深遠。

    弘治皇帝不由露出了笑容,道:“如此甚好,就當如此,不錯,朕也不知民啊,現在方才略知一二,繼藩,你平時不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卻為何能想出這些古怪的東西來?”

    方繼藩義正言辭道:“陛下,這話說的,兒臣……有同理之心,兒臣心底深處,最掛念的,就是百姓啊。”

    劉健和李東陽聽到此處,表情有點怪異,總覺得這話怎么聽怎么怪。

    那翰林吳家旺,更是面色陰晴不定,很想在這個時候說點什么,卻又不敢說,最后就一直的憋著。

    弘治皇帝心情越加的好,不禁笑著道:“人人都說愛民,可朕身邊,唯獨繼藩知民啊,那堂而皇之的口稱愛民者如過江之鯽,可真正愛民的,卻是知民之人,不知所以然,還奢言愛民,豈不可笑?這法子好,劇團要建,銀子就由內帑出……教坊司負責此事,招募樂者,這銀子花了,朕也沒什么舍不得的,只憑方才一出戲,讓人知道京察的好處,于朕而言,就已是千金不換了。”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
比较正规的热门棋牌
二八杠顺口溜 计划软件源码 江苏快3计划软件免费 北京pk10赛车计划软件 炸金花百人场技巧 内蒙古时时彩开彩结果 黄金屋软件彩票 亿宏国际彩票有被骗的吗 棋牌游戏赚钱 龙虎和时时彩骗局 至尊国际70220 快速时时秘籍 21点游戏推荐 时时彩最稳打法 北京pk赛车官网数据 三肖六码3肖6码5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