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香餑餑徐銳

【書名: 謀斷星河 第二百章:香餑餑徐銳 作者:稻草天師

強烈推薦:紅樓之公主無雙審神者宇智波炑葉[綜][綜英美]就說你們缺治療不死傭兵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混元修真錄[重生]山村名醫韓娛之張三     少數知道內幕的大佬們當然不會有閑工夫去想這些問題,寶親王和黃庭之都已成精,一眼便看出了不對,可具體哪里不對又一時想不明白。

    裕王和肅王也看清了眼下的局勢,他們是想保舉徐銳出任天子親軍的統領,可眼下這個消息還未公布,他們就算想要保舉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說出口,否則不是等于告訴世人他們在打聽宮里的消息么?

    但現在若不說話,無論徐銳被誰拉去,又或是去刑部當尚書,兩位王爺都覺糟糕。

    他們與徐銳相處得越久,便越能體會此人的神奇,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他被拉進別人的陣營。

    而和軍國大事相比,刑部那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又實在不值一提,而且以徐銳這等懶惰的性子,還不知道他真當了尚書會弄出什么事來。

    肅王忍不住使勁扯了扯裕王的衣角,裕王卻是苦笑著搖了搖頭,不知該如何為徐銳爭取,眉頭越皺越深。

    “情況好像有些不對。”

    湯懷信低著頭,小聲對杜若說,杜若抬頭去看黃庭之,見他一動不動,也犯了難。

    就在這時,寶親王身后又竄出一人,乃是赤隆伯、兵部侍郎譚晨淼。

    “陛下,陸尚書公忠體國,不計得失,是為我輩楷模,然今天下未定,軍中缺不了徐銳這等人才,何況徐銳就算有才也太年輕了些,若真派他接掌刑部恐怕惹人非議不說,還白白損失一位良將,委實不妥。”

    “哦?如此說來,不知譚卿有何良方?”

    宏威皇帝玩味地問。

    譚晨淼朝皇帝深深下拜,說道:“天下未定,當務之急乃是軍政,既然徐銳分身乏術,當然要將好鋼用在刀刃上,臣愿保舉徐銳任南武衛指揮使!”

    “臣附議!”

    “臣也附議!”

    話音剛落,立刻便有數位勛貴出班站腳,眾臣頓時一片嘩然。

    “徐銳還未及冠便指揮京師十二衛之一,親家以為可行?”

    皇帝似乎有些意動,竟真的問了譚晨淼一句。

    譚晨淼幾人自然又找了些說辭,說得徐銳若是不當這個指揮使便是天怒人怨一般。

    “四哥,十二衛指揮使,這便是勛貴們能拿出的最大籌碼了,父皇很可能會同意,你快想辦法呀。”

    肅王咬著牙,小聲對裕王到。

    裕王何嘗不著急,可他手上沒有籌碼,面對兩大集團咄咄逼人之態,他又能有什么辦法?

    良久,裕王像是下了什么決心,就要出班說話,可就在這時,他鬼使神差地往后望去,正好看見黃正元站在群臣之中,一臉陰沉地朝他搖頭。

    裕王心中一震,頓時清醒了幾分,咬了咬牙,低下頭把要說的話咽了回去。

    眼看形勢發生了新的變化,最著急的卻是陸華。

    原本他是鐵了心要把這個刑部尚書讓給徐銳,可沒想到宏威皇帝漏了個口風,便把今日的朝會弄成了這個樣子,此刻他倒像是海嘯里的一葉小舟,風雨飄搖,快要插不上嘴了。

    “陛下!”

    他話音一起,杜若身體便是一震,就是陸華的一句辭官打亂了他所有的計劃,現在見他又要說話,杜若頓時感覺心驚肉跳。

    “不管了,今日著實有些詭異,先把水攪渾再說!”

    他輕輕地嘟囔一句,朝工部尚書王掞點了點頭。

    王掞立刻心領神會,趕在陸華開口之前出班奏道:“啟稟陛下,徐銳出身行伍不假,可他擊敗武陵親軍所用的不是謀略,而是天雷,只要有天雷,何愁天下不安?

    臣聽聞天雷是由徐銳親自制造,臣愿把這個工部尚書讓給徐銳,只要他能做出源源不斷的仙雷,不是比帶著一衛兵馬沖鋒陷陣來得關鍵?”

    這便是赤裸裸的強詞奪理了,就好像“既然魚要放了鹽才好吃,那還吃魚干什么?不如直接吃鹽好了!”

    他的話才說完,國子監祭酒立刻出班道:“此言詫異,子曰教化得天下,而非兵刃之利也,若是棄了教化,窮兵黷武,便是舍本逐末,就算得了天下也守不住。

    徐銳被大夫子贊為圣人之像,正是因為他的點撥,大夫子才能沖破被困十年之久的瓶頸,一舉成圣,其天賦之高實非常人所能及。

    如此璞玉若是能用心治學,恐怕十年之內我北國便又能有一位大夫子,到時候何愁天下不歸?”

    “臣附議!”

    “不妥!”

    “有何不妥?”

    “就是不妥!”

    一時間群臣紛紛出班,各抒己見,聲音越來越大,吵到面紅耳赤時甚至有大有卷袖子動手的趨勢,原本井然有序的朝堂頓時一片混亂。

    “太過分了!”

    肅王聽得一肚子火,咬了咬牙就要說話,裕王連忙一把拉住他的手腕。

    “四哥,你看他們,哪個不是為了自己的那點蠅頭小利?何曾想過大魏,想過父皇?你不敢說話沒關系,為何要攔我?”

    肅王心中憤懣,回頭朝裕王低吼。

    “你看看父皇!”

    裕王也不發怒,用下巴指了指宏威皇帝,壓低聲音到。

    肅王一愣,連忙朝宏威皇帝望去,以往朝堂要是亂成這個樣子,他早就拿出了雷霆手段,可今天不知道為什么,宏威皇帝非但沒有發怒,嘴角還掛著一抹似有似無的微笑,就好像正洋洋得意地向誰挑釁一般。

    “難道說……”

    肅王臉色一變,詫異地望向裕王。

    裕王搖了搖頭:“我也看不明白,但此事定不簡單,不要沖動!”

    裕王看不明白,自然有能看明白的人。

    黃庭之一見宏威皇帝的模樣,頓時嘆了口氣,所有的情緒瞬間煙消云散,又變成那副半死不活的老人模樣。

    他身前不遠處的寶親王則揉了揉太陽穴,無聊地哼起了小曲,似是在看一場精彩的堂會。

    最慘的要數陸華,宏威皇帝分明是在向他示威,告訴他小樣,想走?門都沒有!

    陸華心中又急又氣,卻又無可奈何,這本是他自己的一個決定,現在卻被各方勢力煮成了一鍋粥,除了宏威皇帝,誰也控制不了局面,他當然也無計可施。

    就這樣,朝堂上竟為了徐銳吵了整整小半個時辰,宏威皇帝也就笑瞇瞇地看了小半個時辰,直到爭吵愈演愈烈,有兩個文官已經被武官掄起袖子打倒在地,宏威皇帝才暫時出面平息了這場爭端。

    “罷了,看來眾位卿家都很看重徐銳,可徐銳畢竟只有一個,給誰都是麻煩,不如先放放,拿出來公議一番再做計較,今天便先到這吧!”

    說完,宏威皇帝不顧群臣阻攔,邁開大步,瀟灑地走了出去。

    他這一走,眾臣頓時沒有了吵架的興致,紛紛拂袖而去,準備把自己的見解寫成奏折,煩死點火的皇帝。

    大殿門口,寶親王特意走得慢些,朝最后出來的黃庭之拱了拱手,笑道:“沒想本王到看了一輩子戲,今天倒親自演了一出,快哉,快哉啊。”

    黃庭之苦笑道:“陛下圣明燭照,他老人家有興致,咱們這些老家伙費些力氣算什么,能與王爺合演一出,老夫也覺暢快。”

    兩人相視一笑,拱了拱手,各自離去,看得身后一應后輩云遮霧繞。

    朝會就此結束,但風波卻并未停歇,皇帝竟開天下之先河,下旨公議徐銳的任用,一石激起千層浪,各系官員為了自己的利益,紛紛上書,說的理由更是五花八門。

    到了中午,爭端再度升級,大夫子破關而出,親自進宮見了皇帝,毫不留情地斥責宏威皇帝不尊圣教,放任徐銳不務正業,自甘墮落,強烈主張讓徐銳專心治學,遠離朝堂紛爭,還天下一個圣人之像。

    宏威皇帝強忍著郁悶,好不容易把這位師父的師父送走,轉頭又接到了太醫院的聯名奏請,說是徐銳醫術精湛,應該封其為太醫院院正,拯救天下蒼生。

    可憐的老趙沒想到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終于忍無可忍,一把將龍案上雪片般的奏折掃落在地,帶著汪順躲出了宮。

    而在此時,這場風波的主角徐銳也正一個頭兩個大,不知道該如何解決眼前的難題。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謀斷星河相鄰的書:奕奕紅絲煉金術士的星海旅途諸天之從斗羅開始旅行會行走的封印之書無上劍主之天外來劍殺戮英雄諸天之巨龍進化Re,骨傲天屠戮的我罪婿功夫朋克邪王獨寵:修真廢材妃長安有月落九天
比较正规的热门棋牌
吉林时时票助手 破解吉林快三走势图 快十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时时11选五平台 免费单机游戏 大全 pk走势图走势分析技巧 牛彩网摘网 白小姐论坛免费网站 永不出错的后二技巧 老虎机最好平台 香港本港台同步开奖结果直播 本港同步开奖直播 时时走势图分析技巧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号码 黑龙江时时图表 今日特马是开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