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六章 這個女人有毒

【書名: 前任無雙 第一二六章 這個女人有毒 作者:躍千愁

強烈推薦: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天影斗戰狂潮焚神洪荒之君臨九天修真之覆雨翻云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重生最強仙皇     對羅康安來說,還真是怕什么來什么。

    但他很享受被人尊重的感覺,尤其是被偌大的秦氏會長所尊敬的感覺,那滋味渾身舒坦。

    也可以說是缺什么需要什么。

    在仙都神衛混日子,固然是人緣好,可那是怎樣換來的,他不會心里沒數,大家都覺得他是個沒什么用的廢物,他表面樂呵呵不在乎,心里又怎會一點都不在乎,可是沒辦法。

    對外宣揚自己助了二爺一臂之力打敗了霸王,看似想以此追女人,根由上還是想受人尊敬。

    此時依然,已經入戲,此時正繃著高手風范,心中咯噔一下,臉上倒也沒什么過多反應,只是回頭看了林淵一眼。

    秦儀繼續道:“所以我想問問羅生,根據你的經驗,當時秦氏巨靈神的胳膊究竟是怎么回事,說說原因,我方好醞釀應對。”

    有些抉擇當真正面臨時是難以做出的,羅康安內心里不安,遲遲不語。

    林淵斜睨,出聲推動了一把,“檢修人員正在檢查,應該很快能知道結果。”

    此話一出,羅康安知道瞞不下去了,出聲道:“根據我的經驗,應該是被人做了手腳,是有人針對秦氏巨靈神蓄意制造的一場破壞。”

    “做了手腳?”秦儀吃驚不小,沉聲急問:“羅生能確定?”

    一旁的白玲瓏亦吃驚不小,嚴密看管的秦氏巨靈神怎么會被人做手腳?除非出了內奸!

    羅康安頷首,“所料不差的話,應該是這樣。”

    秦儀沒了二話,立刻快步而去,急奔倉庫那邊去找檢修人員核實,白玲瓏亦緊急跟去。

    沒了旁人,羅康安吐出一口氣來,“林兄,域主南如的人馬上要到了。”

    林淵:“你怕了?”

    羅康安:“能不怕嗎?林兄,你到底想干什么?”

    林淵:“為了你好。”

    羅康安苦笑,“為了我好?域主南如可是代表仙庭主持這次的競標,我去了昆廣殿,一旦當面欺騙了域主南如,意味著什么?那可就真是上了你的賊船下不來了。”

    可見他并不傻,有些事情還是能看清的。

    林淵:“出了事我也要陪你一起承擔,你怕什么?”

    羅康安:“這算什么一起承擔,我對你的底細一無所知,你豈會輕易犯險,只怕真出了事你跑了,只剩個我倒霉蛋。”

    林淵:“你可以不去,你去了也可以老實交代,我不勉強你,但你要想清楚后果。

    你不做,說了實話,將會一輩子釘在恥辱柱上,秦氏你呆不下去,也不會出現第二個秦氏讓你蒙騙混入,今后你在仙界連基本所需都難以獲得。人人嘲笑,沒有錢,沒有女人,你將失去你眼前的所有。

    可若是做了,將獲得名譽、錢財,甚至是權力,還有無數人的仰慕,走到哪,都有人尊你是羅康安,數不清的美人傾慕于你。

    這就是拼與不拼的差別,一個高貴在天上讓人仰望,一個低賤在地下如爛泥被人踐踏。

    拼一把,你就能獲得你自己想要的。不敢去拼,你將失去你現有的一切!

    我說了,你需要換個活法。

    改變就在眼前,要不要拼一把換個活法,你自己看著辦!”

    羅康安:“你這話說的,讓我感覺自己好像沒得選擇。”

    林淵:“我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而已。”

    羅康安看向他,“可我感覺你就像是個魔鬼,在一步步引誘我墮入深淵。”

    林淵目光投向遠處盯著這邊的神衛,估計是仰慕羅康安的人,徐徐道:“你在仙都神衛,入了仙籍,就能是高高在上的仙人嗎?就能無憂無慮嗎?生不如意,在哪不是深淵?我說什么不重要,能誘惑你的東西好不好,你自己心里有判斷。沒去過深淵,又怎知深淵不好?”

    羅康安苦笑著,不語了好一陣,忽問道:“我看你和秦會長的關系不正常,你們究竟是什么關系?”

    林淵自己也想知道自己和秦儀到底是什么關系,他有點討厭自己和秦儀之間的這種狀態,這種狀態會讓自己的情緒遭受困擾,會讓自己失去冷靜的理智,會讓自己的行為和判斷不夠準確。

    從他自己的經歷來說,他很清楚,這很危險!

    而秦儀越來越冒動的行為,讓他感覺秦儀這個女人有毒,咄咄逼人的毒性,對他極具侵犯性,可他面對秦儀竟不知該拿秦儀如何是好。

    秦儀未吐露心扉前,把他逼急了,他也許能果斷把秦儀給處置了!

    可現在,面對秦儀,他真的是左右不是,這些年的腥風血雨經歷面對秦儀竟然無法做到鐵石心腸。

    比秦儀更漂亮的女人他見識過,比秦儀更性感的女人他見識過,比秦儀更溫柔乖巧的女人他也見識過,比秦儀更不可理喻的女人他當然也見識過。

    平心而論,以他現在的眼界,不認為秦儀有什么好的,也不認為秦儀對他能有什么吸引力。

    他一度認為秦儀變了,早已不是當年的秦儀。

    可驀然回首才發現,在某種層面上,秦儀還是原來的那個秦儀,對他一直沒變過。

    原來他和秦儀之間,真正變了的人是他。

    在他最簡單的時候的那個秦儀還在,秦儀以實際行動告訴了他,這三百多年一直在等他!

    這頓時令他方寸大亂,越是經歷復雜,越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他捫心自問,一旦有需要,自己還能對秦儀下毒手嗎?

    從回到一流館的那天,秦儀突然找來,他就隱隱感覺到了秦儀的危險性,有心回避保持距離也只是他內心不愿去面對,到了現在他才發現秦儀比他想象的更危險。

    才發現,這竟然不是一件靠武力和殺戮能擺平的事情,也是一件他不擅長去解決的事情。

    老一輩的介入,讓事情變得更復雜了,甚至無法去靠冷靜和理智去解決。

    這種感覺讓他非常厭惡!

    他不知道該如何跟羅康安解釋,也不需要解釋,只能冷冷警告:“該知道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不該知道的時候,當做什么都沒看見,當做什么都不知道,不然你沒機會做任何選擇。”

    怎么會遇上這種人?羅康安多瞅了他兩眼,現在也挺無奈的,“好吧,當我什么都沒說過。”

    昆廣殿奉命而來的人來了,孫啟尚那邊只是事先向這邊通了個氣而已,他也沒能力阻攔這事。

    來者跟秦氏這邊打了個招呼,便請了羅康安一起離去。

    對待羅康安,來者倒是客氣的很,實力本就是讓尊敬的基礎。

    站在倉庫門口的秦儀目送著,臉色不太好看,檢修人員已經給出了一定的答案,目前草草來看,秦氏巨靈神的確像是遭到了人為的破壞。

    得到答案之前,其實秦儀已經相信了羅康安的話,不然之前一直情況穩定的秦氏巨靈神為何早不出問題、晚不出問題偏偏在競標開始后出事?

    她想跟羅康安一起前往昆廣殿,但來者拒絕,說沒得到上命不敢擅自做主。

    秦儀回頭看了看不遠處沉默的林淵,也顧不上林淵,第一時間讓人找了神衛營的人來介入,也算是作證,免得回頭有人說是這邊在造假……

    “都是你們干的好事,已經動手了,只廢一條胳膊是笑話,要做就做徹底了,否則哪有這樣的事?”

    昆廣殿那邊的風聲傳出,潘慶和周滿超第一時間碰頭了,周滿超發脾氣怒斥。

    砰!潘慶拍案而起,“做徹底也得要有時間,不是想做就能做的。若不是你們這邊說什么斷定了羅康安是個廢物,要來個將計就計,能弄成這樣嗎?”指向了彭希。

    一旁的彭希繃著臉,無言以對,這次的重大失誤他的確罪責難逃,他出現了重大誤判!

    兩邊互相指責是對方的錯,皆因知悉了昆廣殿那邊有人針對上了秦氏巨靈神胳膊出問題之事,在揪住這個問題指責秦氏的陣法不全面,指責存在巨大問題,妄圖以此來扼殺秦氏可能的成功。

    兩家其實是不希望有人跳出來這樣指責的,可是在這一點上,他們影響不了其他商會背后的人。

    如此一來,一旦針對這個問題去查,肯定會查出秦氏巨靈神是被人做了手腳。

    倒不是怕查到他們兩家頭上來,早已做好了布置,基本上沒了查到他們頭上的可能。

    可只要查出了問題原因,哪怕沒有證據,也能猜到是誰干的。

    沒證據只是無法拿他們兩家怎樣而已,但把黑手伸進神衛營的事頗犯忌諱,也一定會激怒洛天河,這對兩家面對如今處境展開下一步的行動不利,某種程度上是幫了秦氏。

    怨只怨秦氏那邊突然出了個羅康安力挽狂瀾,否則情況不會如此,這是之前怎么都沒想到的。

    適才這邊已經接到背后家族傳來的緊急提醒,就在剛剛,仙庭朝堂上南棲家族的人已經率先跳了出來,掀起了朝堂上對競標的爭論,秦氏巨靈神的有力表現令南棲家族掌握了很硬實的話語權,以事實力壓紛議。

    在南棲家族的有理力撐下,仙庭朝堂上基本上形成了決議,其他商會若覺得不服,也可以去第二關“千錘百煉”同樣去扛一萬次錘煉試試,過的了這一關的再說。

    據悉,這次競標秦氏巨靈神的表現也引起了仙界軍方的高度關注,蕩魔宮掌令楊真也在朝堂上出聲了,一貫秉公的楊真這次表態偏向了南棲家族這邊。

    妙書屋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前任無雙相鄰的書:太上忘道之壴雨九陽焚仙道求巔峰永不休萬物向長生俠武傾天下我在武俠大陸撿屬性大劍仙能穿越世界的武者血線蟲之誓黑狗修仙傳劍來兮,問道天生騙子縱橫仙界
比较正规的热门棋牌
竞彩官方发布平台手机 2019年香港金牌谜语 江苏时时玩法规则 六场半全场怎么玩 快乐12遗漏任5遗漏 河南22选5走势图201 北京pk网站 2018年永久平特肖公式 上海时时查开奖结果查询 山西麻将推锅 海口宾馆小姐 真钱官方 香港赛马会彩票网 双色球计算公式99% 每天更新白菜彩金网站 清纯校花美腿玉足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