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章 光明法則【第一更】

【書名: 符皇 第一千章 光明法則【第一更】 作者:蕭瑾瑜

強烈推薦:仙武神皇仙玉塵緣死人經大主宰天影斗戰狂潮不朽凡人尋情仙使     朱云叟和飛鳩婆的聲音透著一股慍怒,不過還未等兩人聲音落下,一股更為可怖的威壓從大殿外呼嘯而入。

    這一股威壓更恐怖,像裹挾天地而至,凜然、冰冷、浩大如日月!

    噗通!噗通!

    那朱云叟和飛鳩婆身后的一眾男女,還未來得及反應,就像被驚濤駭浪拍打中,一個個口鼻噴血,倒飛出去,七零八落地摔倒在地,痛呼哀嚎不已。

    朱云叟和飛鳩婆更是渾身一寒,毫不遲疑地閃避而開,不敢與之硬撼。

    這一股氣勢太可怖,兵鋒所指,無人敢攖其鋒芒,令兩人皆心生一抹驚駭,哪敢再去硬撼?

    一下子,大殿門前,硬生生被開辟出一條通道,再無一道身影敢阻擋于前。

    誰?

    究竟是誰?

    朱云叟和飛鳩婆面色驟變,眸光閃爍精芒,遙遙望向大殿之外,嚴陣以待,已無暇去理會大殿其他人。

    這個變故,同樣令傅云等人一驚,旋即皆露出驚喜之色,緊繃的心終于稍稍放松許多。

    單單是氣勢就如此恐怖,莫非是門派中的三位老祖前來相助?

    眾人振奮,皆都把目光望向大殿外。

    沉寂的氣氛中,兩道身影走入大殿,那是一男一女。

    男的身姿峻拔,氣質清雋出塵,一對眼眸深邃若浩瀚星空,舉手抬足之間,彌散出一股懾人心魂的氣勢。

    女的眉目如畫,清美脫俗,渾身都彌散著一股朦朧煙雨般的飄渺氣質,猶若從月宮中下凡的仙子,不染煙火氣息。

    “陳汐長老!”

    當看到那男子,傅云等人的眼睛驟然擴張,死死睜大,臉上皆涌出激動之色,有些不敢置信。

    當年陳汐斬殺冰釋天的一具分身之后,被卷入幽冥盤中,消失不見,生死不知,令得整個九華劍派都震蕩不已,若非異族侵襲,戰火爆發,九華劍派差點殺上天衍道宗,為陳汐報仇。

    如今見他居然橫空現身,那傅云等一眾長老焉能不震驚和激動?

    那些九華劍派的年輕弟子,雖然早已對陳汐的名字如雷貫耳,但卻大多沒見過陳汐的真人,此時得知那清俊年輕人,就是宗門中如日中天的陳汐長老時,一個個都張大了嘴巴,渾身都激動得顫抖起來。

    來人自然是陳汐和卿秀衣。

    甫一看清大殿中的一切,陳汐頓時就明白了一切,臉色變得冰冷起來,他先是朝傅云長老微微一頷首,便把目光落在了傅云旁邊。

    那里,一個俊秀少年正自清理手腕傷口,面容俊秀,眉宇間一片清寧澄凈之色,那臉部和卿秀衣有著七分相似。

    僅僅一瞬間,陳汐就知道,那就是自己的兒子——陳安!

    一瞬間,陳汐心中又是激動,又是憤怒,激動的是,闊別百年之后,終于見到了自己的親生骨肉,那種感覺簡直無法用言語來描述了。

    憤怒的是,這次見面時,自己的兒子居然受傷了!若非自己和卿秀衣及時趕到,甚至有可能有性命之憂!

    真是該死啊!

    陳汐的心中,猛地竄出一股滔天怒火,猶如被觸動逆鱗的真龍,已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殺意。

    “父親,娘親……”

    這時候,陳安也看到了陳汐和卿秀衣,整個人都呆在那里,神色恍惚,似是萬沒想到,竟會在這里一下子遇到自己的雙親。

    這一聲呼喚,讓陳汐心中一震,鼻頭發酸,又是愧疚,又是高興,情緒都快要失控。

    “大伯。”這時候,陳瑜也咧嘴開口道,興奮揮手。

    這道聲音一下子令陳汐驚醒,抬眼看去,這才注意到,在陳安旁邊,還立著一個高大雄峻,相貌軒昂的少年,眉眼之間,和弟弟陳昊宛如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一般。

    “瑜兒!”

    陳汐一怔,旋即露出欣喜之色,萬沒想到,這小家伙也和安兒一起前來玄寰域了,這種雙重驚喜,令他心都有些發顫,唯恐這一切都是在做夢。

    從進入大殿,直至認出兒子陳安、見到侄兒陳瑜,才不過短短幾個呼吸之間,可陳汐卻感覺,像經歷了一場漫長的時光回溯。

    心頭念頭紛飛,以往的一幕幕猶如走馬觀花一般流轉于腦海之中,整個人都如同魔怔了一般。

    這時候,若有人偷襲于他,絕對可以輕易得逞。

    朱云叟和飛鳩婆等人自然也看出來這一點,可他們卻不敢這么做,因為剛才這一男一女破門而入的那一幕太過驚人,那等可怖的威壓,令得他們也不敢擅自冒險。

    相較于陳汐的激動,卿秀衣顯得要平靜之極,只不過沒有人注意到,當她注意到陳安那只受傷的右手時,那一對如星辰寶石般的清眸中泛起一抹冰冷無情的殺機。

    “你照顧好他們,這些人交給我了。”

    卿秀衣轉身,如瀑青絲飄曳,清美的容顏上一片冰冷而漠然,聲音雖平靜,可其中所蘊含的意味,卻令在場所有人心中一寒。

    陳汐抬眼一掃那朱云叟等人,便即收回目光,點了點頭。

    他知道,卿秀衣看似平靜,實則心中的殺意和怒火比自己更盛,這時候,讓她發泄一番也好。

    當下,他將陳安和陳瑜護在身后,又朝傅云長老示意,無須擔憂,靜心看著就是了。

    “陳汐長老,那些人似乎是來自仙界,尤其是為首那兩個家伙,皆都有著天仙以上的實力……”

    傅云還是有些擔心,將自己的推測悉數傳音告訴了陳汐。

    “原來如此。”

    陳汐點頭表示明白,“放心,這次他們一個也逃不掉。”聲音平靜中自有一股令人信服的力量。

    一時之間,大殿中的形勢成了卿秀衣孤身一人,面對那朱云叟、飛鳩婆等人。

    雖一人而已,卻令人不敢小覷。

    因為她身上彌散出的氣息,如淵如獄,深不可測,壓抑得那朱云叟等人都有些喘不過氣的感覺。

    這讓他們的臉色都變得凝重起來,有些驚疑不定。

    “剛才,就是你這扁毛畜生傷了我兒子?”

    卿秀衣突然開口,一對清眸不含感情,落在了那朱云叟肩膀上的黑羽鸚鵡身上。

    一聽到“扁毛畜生”四字,直氣得那黑羽鸚鵡破口大罵,“大膽,竟敢罵老子……”

    轟!

    話未說完,一股無形的力量悄無聲息籠罩而下,猶如一只無形大手,將那黑羽鸚鵡狠狠攥住,猛地抓了過來,那尖利的叫聲也是戛然而止。

    眾人只覺眼睛一花,再看去時,就見那黑羽鸚鵡,就像被凍結在冰層中的魚兒一樣,懸浮在卿秀衣身前,任憑如何掙扎,都無法脫身。

    尤為駭人的是,它明明在瘋狂尖叫,眾人卻聽不到任何的聲音,顯得詭異之極。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更是令那朱云叟、飛鳩婆等人,無不心中一寒。

    他們可是清楚,那黑羽鸚鵡,乃是仙界中的一個仙禽異種,誕生于碧巢火淵之中,甫一出世,就擁有不弱于天仙的實力!

    可如今,竟被人隨手擒住,毫無掙扎之力,那對方的修為又該有多強?

    不止是他們,就連傅云長老等人也瞪大眼睛,震驚不已,他們剛才,可曾親眼目睹了這黑羽鸚鵡的實力!

    卿秀衣是個內心極為驕傲冰冷的女人,她從不愿多說任何廢話,尤其是在她心生殺意的時候,更是惜字如金。

    所以,還未等眾人反應過來,就聽砰的一聲,那黑羽鸚鵡的身軀,直接在半空中炸開,化作血沫,齏粉一空。

    死的干脆利落,隨意的像捏死一只螻蟻。

    眾人又是一驚,神色凝滯,這份實力,可未免太可怖了!

    “你……大膽!你可知道我們是何人?”

    朱云叟怪眼一瞪,涌出一抹慍怒陰沉之色,森寒說道。

    看似聲色俱厲,實則氣焰已弱上許多,不復之前那般強硬和兇橫。

    這時候,他哪還看不出來,對方的實力,絕對要在自己等人之上,可怖之極,這讓他不得不打起精神,小心應對。

    “我只知道,你剛才要強收我的兒子為徒,當死!”

    卿秀衣的聲音清冷而平靜,像在說一件尋常不過的事情,可其中卻透著一股生殺予奪,不容違逆的味道。

    這讓那朱云叟心中一驚,當即厲聲道:“你敢!我等來自仙界……”

    話未說完,卿秀衣已是出手,竟似對他說的一切漠不關心,干脆利落,果決直接,毫無拖泥帶水之意。

    嗡!

    她素手一探,修長白皙的手掌如納蒼穹,如覆大地,噴吐出一道道如雪一般透亮,奪目熾盛的法則之力。

    一剎那間,大殿中光明籠罩,如日滿乾坤,化作可怖的光明法則,其中彌散出大道梵音,諸神吟唱,神圣而輝煌,大而無量。

    “大羅法則!光明之力!你是一尊大羅金仙!”

    那朱云叟首當其沖,被光明法則所籠罩,一對眼睛被刺得一陣劇痛,可與此相比,他內心的驚恐卻已淹沒了他的理智,再忍不住嘶聲大吼起來。

    聲音中,已盡是震駭惶恐。

    似是萬萬沒想到,此次降臨人間界,竟會碰上一尊已窺得大羅梵天之真諦的大羅金仙!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符皇相鄰的書:瑪麗蘇的共犯—傲慢與偏見同人風流兵王[黑子的籃球同人]光與影之歌洪荒歡樂游煉魂仙凡塵孤星天神戀亂世英雄之一衣帶水魔劍俠心極品護花神醫超級修煉女配逢春
比较正规的热门棋牌
江苏时时技巧 中国福利彩票欢乐生肖 wnba女篮2018赛程排名 人体写真 人1000炮捕鱼 重庆时时开奖期 最快的彩票开奖源 陕西快乐十分基本走势 重庆时时综合走势图 mg游戏幸运双星最大奖 河南快三走势图一定 左右棋牌 三分彩计划 黑龙江时时平台 白小姐今晚出 2v2街头篮球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