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拭目以待【第一更】

【書名: 符皇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拭目以待【第一更】 作者:蕭瑾瑜

強烈推薦:死人經仙玉塵緣天影仙武神皇斗戰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尋情仙使     感謝兄弟“用戶17224685”、“ychenhwang”和檸檬的打賞捧場支持!這幾天熱心打賞的兄弟姐妹不少,金魚感激不盡,今晚會整理一個加更表~

    ——

    任務山。

    大殿林立,熱鬧非凡,到處都能看見一道道身影,有前來領取任務的,有前來兌換任務的,人氣很足。

    其中大多都是老生,也能看見一些新生的身影,甚至不乏教習先生、仙禽、仙獸一類的存在。

    梁仁就看見,一頭黃金鸞鳥翩躚而至,化作一個妙齡少女的模樣,儀態優雅地走進了一座大殿中。

    “那是內院首席教習蔣道姑的弟子,是一頭純血黃金鸞鳥,大羅金仙層次,在內院紫綬金榜上排名第五十八,傳聞其資質不比當年的炎雨?凌輕舞差。”

    阿秀脆聲解釋了一句,就帶著陳汐一行人七拐八拐,來到了山腰正中央的一座恢弘大殿中。

    大殿內空闊肅穆,此時已匯聚了不少身影,不過絕大多數都是新生,在一處案牘前,排成了一條長龍。

    當陳汐一行人抵達時,就意外發現,那排隊的長龍中還有許多熟人,像趙夢璃、萬俟嫣、鐘離尋等等。

    他們身邊,各自跟著不少老生,顯然,他們也是有熟人帶著前來任務山,應該也是為了印證紫綬星章的身份,而后領取任務而來。

    當看見阿秀帶著陳汐一行人前來時,那一眾排隊的新生中頓時產生一陣躁動,認出了陳汐的身份。

    “表姐你看,那就是我們這一屆新生中的第一名陳汐!第一名啊,你不是非第一名不嫁么,我覺得陳汐就很不錯。”

    一名新生興奮指點著陳汐,朝身旁的一名緋衣女子說道。

    此話一出,頓時引起一陣哄笑,那緋衣女子也是俏臉一紅,忸怩不已,惡狠狠掐了一下那名新生的胳膊,疼得后者啊呀一聲叫出來,令得附近眾人的笑聲愈發大了。

    那緋衣女子見此,羞惱跺腳,嗔怪了那新生一句,就扭頭飛也似地離開了。

    “表姐,表姐你等等我啊。”那新生見此,也是連忙跟了上去,路過陳汐身旁時,還不忘抱了抱拳,露出一抹善意的笑容。

    雖說不認識對方,但陳汐還是禮貌地朝對方點頭示意。

    “沒想到,你在新生中還是很受歡迎的嘛。”阿秀笑嘻嘻開口,音如淙淙泉水,叮咚作響,悅耳清靈。

    “那是當然,第一名啊,光是這個頭銜,都足以受到大多數人尊重了。”

    梁仁搶先笑道,他原本見到阿秀還有些拘謹,但通過接觸之后才發現,阿秀性情爽利活潑,并無任何身為軒轅家小公主的刁蠻之氣,反而很容易接近。

    不止是梁仁,古月銘、木羽沖也是如此,皆都很喜歡阿秀的性格。

    “虛名而已,反而會引來不少麻煩。”陳汐搖頭道。

    他可是很清楚,對于這個第一名這個耀眼光環,有人會尊重,但大多人則會眼紅,會不服氣,不服氣就會來找自己挑戰,那可是最煩人的事情。

    交談之際,他們已是在隊伍前排隊。

    這座大殿是任務山的中樞機構,并不頒發任務,而是專門為弟子印證身份,通過印證之后,弟子就可以通過紫綬星章,足不出戶地查閱到每天新發布的各種任務。

    當然,印證也是需要繳納一筆星值的,不多,每人一千。

    得知這種情況,梁仁和古月銘唇角一陣抽搐,暗罵道皇學院也太黑,比奸詐的商人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沒辦法,兩人考核排名靠后,賺取的星值才不過數千,繳納洞府的費用之后,就花費了一千星值,如今又要繳納一千,一下子讓他們的財富縮水了大半。

    兩人都是一陣感慨,這還剛進入學院而已,星值就嘩啦啦流水似的花出去了,也不知以后賺取星值又該何等艱難了。

    很快,排隊的次序就輪到了陳汐他們。

    案牘前,坐著一位灰衣中年,看見陳汐過來,他隨手拿過一塊玉璽似的寶物,在陳汐遞過來的紫綬星章上輕輕蓋了一下。

    只聽嗡的一聲,一千星值就被扣除,看得陳汐都有點暗暗心疼不已,這花費星值的速度,可真夠快的……

    再接過自己的紫綬星章時,陳汐已是發現,紫綬星值內部已是變得不同,多出了一塊任務區域,仙識探入其中,宛如進入到了一片奇異的空間中一般,一片片光幕懸浮其中,上邊盡是一行行的任務。

    每一道任務,都標注著名稱、要求、以及完成任務時能夠獲得的星值多少,可謂是琳瑯滿目,不勝枚數。

    “唔,對了,每完成一道任務,學院會根據任務的難易程度抽取一定的星值費用,年輕人,好好努力吧。”

    背后傳來那灰衣中年的聲音,令得轉身剛要離開的陳汐神色一滯,唇角也是禁不住狠狠抽搐了一下。

    “怪不得那河圖碎片沒有人能夠兌換,光是這些雜七雜八的費用,都壓榨了多少子弟的血汗錢啊……”

    很快,木羽沖、軒轅允、梁仁、古月銘他們也辦理完畢,和陳汐一起離開了大殿。

    “若非知道這是道皇學院任務山,我還以為進了黑店呢,真他娘的黑啊。”梁仁呲牙咧嘴,一副肉疼的模樣。

    其他人新生也是心有戚戚然,這一切皆都深切感受到了星值的深刻含義,比財富更重要,也比財富更難賺取……

    “嗯?那不是趙夢璃,她在等誰?”軒轅允突然開口。

    眾人抬頭望去,就看見在那大殿前的一株蓊郁古木之下,佇立著一道修長身影。

    她裙裳如火,青絲如瀑,玉容絕美而明艷,渾身散發出一股無形的尊貴氣息,仿若從水墨畫中走出的一位傾城佳人般。

    在大殿前來來往往的子弟,皆都忍不住對她頻頻側目,神色間流露出驚艷之色,可惜卻無一人敢上前搭話。

    因為她看似平靜,實則渾身都透著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孤傲氣質,令人只敢遠觀而不敢冒昧打擾。

    此女,自然是真凰后裔趙夢璃,一位血統尊貴無匹的天驕之女。

    真凰在太古年間,絕對是威懾三界的恐怖存在,傲視漫天神佛,能夠與之比肩的,也只有龍界之祖蒼龍一類的存在。

    身為真凰血脈最為純正的后裔,趙夢璃自然有驕傲的本錢,甚至在如今的新生心中,儼然已如同女神般的存在,擁有很多的擁躉。

    “嘖,也不知這道皇學院中,誰能把這位驕傲的真凰的芳心給虜獲了。”木羽沖輕輕一笑,眸光中也是泛起一抹熾熱。

    “省省吧,真凰一族的后裔,可都驕傲到了骨子里,想要虜獲她的芳心,簡直比沖擊仙王境都難。”軒轅允搖頭,毫不客氣打擊木羽沖的信心。

    木羽沖神色一滯,沒好氣道:“我又沒說我要去追她……”說到這,他瞥了一眼陳汐,突然笑道:“我倒是覺得,陳汐還是很有可能的。”

    軒轅允一怔,竟是思忖了一番,認真說道:“這還真有可能,在我們新生中,也只有陳汐和佛子真律的名次比趙夢璃高出一頭,而那佛子真律可是一位佛修,不可能尋求道侶,那么就只剩下陳汐了……”

    越說越是興奮,一副想要慫恿陳汐去追趙夢璃的模樣。

    陳汐見此,連忙道:“打住!”

    他對此趙夢璃并無惡感,但也談不上好感,更何況,他也根本沒心思再去關注男女之事。

    “走吧。”

    陳汐搖了搖頭,轉身就走,他都有些懷疑,他們之間的對話,早已被遠處的趙夢璃聽得一清二楚,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誤會,還是早早離開為好。

    阿秀一直在旁聽,見此,忍不住眨了眨清澈的眼睛,看了看陳汐,又看了看趙夢璃,若有所思道:“你真的對她沒興趣?”

    陳汐沒好氣道:“我有那么隨便嗎?”

    阿秀燦然一笑,清艷俏麗:“好吧,等你什么時候想隨便的時候,跟我招呼一聲,讓我幫你拔掉那頭真凰的毛都可以。”

    “……”陳汐徹底無語。

    當他們一行人就要走下任務山時,陳汐耳畔突然傳來一道冰冷悅耳的聲音。

    “陳汐,若你能在兩年后的內院考核中戰勝我,我便給你一次追我的機會,否則,以后就不要在背后隨便議論人!”

    “當然,我并不認為你能在兩年內躋身大羅金榜前五十之列,如此一來,你參加內院考核的機會就會顯得很渺茫。

    “不過,我還是希望你可以做到,畢竟在內院考核的時候,若是少了你這樣一位對手,會顯得很無聊的……”

    伴隨聲音,那蒼穹上,一頭羽翼鮮亮絢麗,神駿如凰中皇者的真凰劃破蒼穹,倏然朝遠處飛馳而去,一路上引起了無數道驚嘆聲。

    陳汐霍然駐足,遠遠眺望著那一道將要消失在天邊的如火一般絢爛的流虹,唇角禁不住泛起一抹古怪的意味,看來,剛才的對話果然落入了這頭真凰的耳中啊。

    “兩年內,我肯定參加內院考核,但可不是為了追求你,到時候你千萬別誤會就好了……”

    陳汐在心中喃喃了一聲,而后深呼吸一口氣,那清俊堅毅的臉頰上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自信之色,

    兩年內,誰說不能從玄仙中期晉級大羅之境?

    拭目以待吧!

    ——

    ps:第二更10點。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符皇相鄰的書:瑪麗蘇的共犯—傲慢與偏見同人風流兵王[黑子的籃球同人]光與影之歌洪荒歡樂游煉魂仙凡塵孤星天神戀亂世英雄之一衣帶水魔劍俠心極品護花神醫超級修煉女配逢春
比较正规的热门棋牌
吉林省快三4月1日走势图 1616kjc·om手机开奖结果 河北体彩20选5开奖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公式三头怎样算 云南时彩开奖号码 奔驰误乐亚洲第一网址 兰州按摩上门个人 qq捕鱼 一肖一码期期中特资料 有pk10这个彩票么 押28杠技巧 日本著名女优 踢足球被打脸五次视频 双色球走势图表 福建快三app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