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剝離法則

【書名: 符皇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剝離法則 作者:蕭瑾瑜

強烈推薦:仙武神皇仙玉塵緣死人經天影大主宰斗戰狂潮不朽凡人尋情仙使     一條線,將天地清晰劃分作兩個完全不同的區域。

    一半漆黑如墨,深沉寂靜,一半殷紅如血,凄迷滲人。

    陳汐佇足在那一條線之前,身后便是漆黑永夜,眼光眺望之處,則是那如血妖艷的世界。

    他清楚,黑夜代表的是“藥田區”,而那遠處的如血世界則是“狩獵區”。

    這是鐵坤告訴陳汐的,藥田區的天地之中,晝夜交替,除了天道法則之外,其他和尋常界面并無區別,

    而狩獵區則不同,那是一片血色籠罩的世界,沒有白晝,也沒有黑夜,無論是山川河流,還是森林峽谷,皆都呈現出如血赤色。

    甚至連那天和地,都一片殷紅!

    當然,陳汐很清楚,藥田區和狩獵區的不同,并非只是這等表面情景,最重要的便在于,兩大區域之間的天道法則之力,也是完全不同的。

    ……

    唰!

    沒有遲疑,陳汐身影一閃,便穿過那一條劃分天地的線,進入到了狩獵區之中。

    如果說藥田區是一片死氣沉沉的凈土,那么這狩獵區絕對可以稱得上是一片血腥殺戮之地。

    此地強者云集,不少來自上古神域中的強者,皆將此地當做了狩獵之區,縱橫其中,同時,諸多被從下界拘囿進入末法之域的神明,則皆都被放逐狩獵區之中,淪為了獵物。

    簡而言之,這狩獵區就是一片角逐廝殺之地,狩獵者和獵物之間的抗衡,從來不存在憐憫和仁慈。

    同樣,狩獵者和獵物的角色,也從來不固定,或許上一刻你還是狩獵者,可下一刻就淪為了他人眼中中的獵物。

    歷史上,也不乏那些來自上古神域中的強者,在此狩獵時,結果卻被他們眼中的獵物給殺死的例子。

    這一切,鐵坤都清清楚楚告訴了陳汐,所以甫一進入狩獵區之中,陳汐頓時提高警惕,收斂全身氣機,像一頭機警的獵豹,進入到了危機四伏的森林。

    ……

    唰!唰!唰!

    在陳汐剛進入狩獵區不久,一道道身影撕破時空而至,為首的赫然是那來自大羿氏的三公子羿天。

    “居然進入狩獵區了?這小子倒是機警,九伯,給我們的人手傳遞消息,從各個地方一起前來狩獵區圍殺此子!”羿天略一沉吟,眸中閃過一抹殺伐之色,揮手說道。

    “公子,情況有些麻煩,不如先整合力量,待制定出萬全之策,再做行動?”一旁的九伯沉聲道。

    “你是擔心那小子使用‘無相皮’?”羿天問道。

    在前來追殺陳汐的路上,他們也是發現了陳汐和畫皮木族對戰的地方,從中抓到了那些幸存的畫皮木族。

    結果不言而喻,膽小如鼠的畫皮木族幾乎沒有任何反抗,就把一切全部交代出來。

    可遺憾的是,羿天他們一行人并不是陳汐,在得知這一切之后,便將那些畫皮木族全部處死,剝奪走了它們體內的樹心。

    這件事,也讓羿天他們掌控到了有關陳汐更多的消息,于是一路追趕而至,最終來到了這狩獵區之前。

    “不錯,那‘無相皮’所幻化出的人形,號稱連祖神都難以窺伺真偽,若那小子一旦用無相皮幻化成其他模樣,我們無疑是大海撈針,根本無法將其追殺。”九伯凝眉沉吟道。

    “哈哈哈。”羿天忽然大笑起來,“九伯多慮了,如今通往雪墨域的那一條通道即將關閉,這狩獵區之中除了那些被拘囿來的獵物,其他來自上古神域的強者差不多都早已離開。在這等情況下,咱們根本就不必理會那小子會變成什么模樣,只要在狩獵區發現任何人,一舉抹殺就行了。”

    “全部殺了?”九伯眼眸一凝。

    “只要能擒下那小子,把這狩獵區之中的獵物全部殺死又何妨?”羿天瞥了九伯一眼,心中有些不滿對方的謹慎態度。

    九伯嘆息了一聲,道:“殺死獵物越多,就要向太上教交納足夠的神晶,這可是一筆不小的開銷,起碼十年內,公子再無法從宗族之中領取到足夠的神晶了。”

    “一些神晶而已。”羿天嗤的一聲笑出來,頗為不以為然,“只要能擒下那小子,從其手中奪得那兩件先天靈寶,區區一些神晶又算得上什么?要知道就是在咱們大羿氏中,也才只不過擁有寥寥幾件先天靈寶而已。”

    九伯見此,登時不再多勸,因為他已經看出,自家三公子是鐵了心要奪走陳汐手中的兩件寶物了。

    “只希望,他和神衍山、太上教這兩大勢力并無任何瓜葛吧……”九伯在心中深深嘆了口氣。

    唰唰唰~~~

    接下來,羿天他們一行人沒有再遲疑,齊齊沖入到了那狩獵區之中。

    ……

    殷紅如血的蒼穹下,陳汐在滾滾紅色云霧之中快速飛馳著。

    “相較而言,這高空云霧之中反而是相對安全的地方了……”陳汐警惕著四周,右手一直持著劍箓,毫不懈怠。

    而在左手中,則攥著兩塊神晶,繼續補充修為。

    直至此時,他一身的力量早已恢復九成左右,已快要達到飽和巔峰狀態,而這也耗掉了他十余顆神晶,身上如今已僅剩下不足七十顆。

    “以我如今的境界,每一次修復力量,大概需要耗盡十二顆神晶,這也就意味著,僅剩下的這些神晶,僅僅只能讓我用大概六次……”

    陳汐仔細盤算著,如今他身家干癟,幾乎是一貧如洗,不得不精打細算起來,按照他推演,僅剩的這些神晶,勉強能夠支撐他全力作戰六次。

    這樣算的話,似乎已經足夠用了,可別忘了,一旦遇到極度危險的戰斗,所消耗的神力可也是無法估量的!

    “唉,若是蒼梧幼苗能補充神力那該多好啊……”

    陳汐心中輕嘆,以往擁有不可思議妙用的蒼梧幼苗,如今卻成為了雞肋似的存在,這讓他頗有些無奈。

    “嗯?”

    就在此時,陳汐心中一動,倏然在云層中止步,龐大無比的意志從身上擴散而出,朝下方掃視而去。

    透過高空那薄薄的紅霧,映入視野的是一座大山,那座大山雄峻奇詭,通體赤紅,高有千丈,其上生滿了赤色巖石、赤色古木,并無任何出眾之處。

    可當陳汐的意念掃視而下時,卻赫然看見,一個面容枯槁,一身黑衣的老者,正蟄伏在那大山之下。

    黑衣老者氣息收斂,宛如泥塑雕像般,渾身毫無生機波動,若非陳汐的神魂之力遠超尋常,差點就被蒙蔽過去。

    “這家伙顯然是一尊被放逐在此地的下界強者了……”

    陳汐心中一松,收回了意念。

    他并不愿稱呼這些被放逐在狩獵區中的下界強者為“獵物”,因為他自身同樣也是從下界前來,若是劃分,他自身只怕也早被那大羿氏三公子羿天視作了獵物。

    “希望你能在這里永久活下去吧……”

    陳汐搖了搖頭,轉身而去,若擱在尋常,他或許會動動心思,和對方結為同伴,一起闖一闖那通往雪墨域的通道。

    可現在他正在被追殺,自身難保,自不會再去叨擾對方。

    哧啦!

    然而,就在陳汐甫一行動,一抹劍氣驀地從那大山之下掠出,光澤烏黑瀲滟,氣勢凌厲陰森,撕裂時空,狠狠從背后朝陳汐斬殺而來。

    “嗯?”

    陳汐眼眸微微一瞇,頓時發現,這一抹劍氣赫然是那黑衣老者所發出。

    “哼,看在同類的面子上,我不欲和你為難,你卻不知好歹要偷襲刺殺于我,著實該死!”

    陳汐臉色一沉,劍箓橫空,輕而易舉將這一抹劍氣震碎。

    “道友,還請自重,若有下次,可別怪陳某不客氣了!”

    陳汐傳達出一道意念,警告那位黑衣老者。

    轟隆!

    那座山從中炸開,竄出一道身影來,正是那個黑衣枯槁老者,只不過他此刻臉色冰冷,眸中閃爍暴戾嗜殺之色,和之前那宛如泥塑般毫無生機的模樣完全不同。

    “不客氣?呵呵,小輩,若換做尋常,本座自不會難為你,可現在則不同,那一條通往神域的通道即將關閉了,本座可不想一輩子被放逐此地,成為被人任意宰殺的獵物!”

    老者冰冷開口,聲音中帶著難掩的怨毒,“而只有殺了你,本座便可以獲得你身上的神道法則和諸般法門,讓本座的實力再次提升,如此一來,去闖那一條通道時便會安全上一分。”

    “果然如此。”陳汐挑眉。

    在前來狩獵區時,他就聽鐵坤說過,狩獵區和藥田區最根本的不同,便在于天道法則之力!

    兩大區域的天道法則,皆都能在不知覺間剝奪掉神明所掌握的神道法則和諸般法門。

    不過藥田區中的天道法則,在剝奪這些神道法則和法門之后,便會孕育于大地之中,唯有種植“融道神藥”,方才能將這些力量汲取,然后被人采擷使用。

    而在狩獵區中的天道法則之下,只要殺死一名對手,對手身上的神道法則和法門就會被瞬間剝離出來,成為戰利品,為獲勝者所擁有!

    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只要在狩獵區中不斷獵殺對手,根本不必花費心思去修煉參悟,就能在短時間內獲得更多的神道秩序和法門!

    ____

    ps:補昨天,今晚還有2更~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符皇相鄰的書:瑪麗蘇的共犯—傲慢與偏見同人風流兵王[黑子的籃球同人]光與影之歌洪荒歡樂游煉魂仙凡塵孤星天神戀亂世英雄之一衣帶水魔劍俠心極品護花神醫超級修煉女配逢春
比较正规的热门棋牌
时时彩平台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 澳门澳博集团平台8448 一分赛平台结果 买20码中码的经验分享 山西快乐十分二十选八开奖结果 安徽时时结果 四川金7乐开奖号码 时时彩1999倍率盘 六香港赛马会马 新时时官网 云凤电玩城注册送分 西安按摩会所那里有00后 捕鱼达人旧版本下载 广东麻将中码 双色球红球出号死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