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秘聞

【書名: 符皇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秘聞 作者:蕭瑾瑜

強烈推薦:斗戰狂潮天影不朽凡人死人經仙玉塵緣仙武神皇大主宰尋情仙使     葉琰此刻已出離憤怒,完全失控。

    她根本沒有想到,數年前還被自己完全碾壓的一個小家伙,如今竟成長到這般地步。

    僅僅憑借祖神初期的修為,便一舉將自己鎮壓,自始至終自己竟是毫無反抗余地!

    這巨大的落差,讓葉琰一時完全無法接受。

    尤其是此刻,當目睹陳汐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俯瞰自己時,葉琰內心簡直憤怒羞恥到了崩潰的地步。

    “有種你殺了我!來啊!”

    葉琰兀自憤怒大叫。

    陳汐卻是收回了謫塵劍,轉身朝遠處走去:“三年內,不準踏足太初觀一步,否則可別怪我把你囚禁起來。”

    “廢物!沒種的男人!”

    葉琰依舊盛怒,看著陳汐遠去的背影憤怒叫罵。

    “若不是擔心你的血臟了這片世外凈土,你以為還能活到現在?老老實實呆著,別煩我,萬一控制不住殺了你,那時候你想后悔都來不及。”

    陳汐那淡然的聲音從遠處紫竹林中飄來,波瀾不驚,不含一絲感彩。

    葉琰咬牙切齒,又詛咒了一陣,心中氣惱無比,涌出一股深深的挫敗感。

    怎么會這樣?

    這家伙怎會成長的如此之快?

    難道真如傳聞中所言,當初連公冶南離、翟云飛這等祖神境大人物,也敗在了這家伙手中?

    可當時……他才僅僅擁有靈神境修為啊!

    不經意地,葉琰又想起了前些陣子的一個傳聞,整個人怔怔呆在那里。

    許久之后,她這才喃喃道:“看來,這家伙晉級祖神境時,必然煉化了一株九品帝級道根,且說不定另有大機緣,否則戰斗力絕不可能如此變態了……”

    “吱吱。”

    就在這時,遠處一株紫竹上,竄來一只金色靈動身影,正是那金瞳獼猴小寶。

    它賊頭賊腦地看著葉琰,咧嘴吱吱大笑不已,似在笑話她衣不遮體,雪白肌膚隱現,春色外泄,很是狼狽不堪。

    “你這猴頭,笑什么笑,再笑挖了你的猴腦!”

    葉琰咬牙,狠狠瞪了小寶一眼,然后站起身來,周身神輝一陣流溢,將她整個人籠罩。

    下一刻,她便已換好了一件嶄新裙裳。

    誰知道小寶這時候卻是一副呆頭呆腦的模樣,眼睛直勾勾看著葉琰,神色有些……賊兮兮的猥瑣感。

    葉琰一怔,看了看自己周身衣裙,并未暴露什么不該暴露的地方,不禁有些疑惑,這猴子難道傻了不成?

    等等!

    這猴子好像是……金瞳獼猴?

    意識到這一點,葉琰黛眉一挑,嬌艷絕美的臉色沉下來,咬牙盯著小寶:“剛才……你都看到了?”

    小寶點了點頭,嘴中還哧溜一下吞了吞口水,顯得很誠實。

    顯然,之前這猴子一不小心用自己的眼睛,透過葉琰周身遮蔽的神輝,看到了她換衣服的旖旎景象。

    但是看到葉琰眼中,卻令她徹底暴走,尖叫道:“不要臉的臭猴子,竟敢偷窺老娘換衣服!”

    說話時,她一鞭子就朝小寶狠狠抽去。

    “你這女人忒不要臉,剛才可是你當著我的面換衣服的,那怪得了我小寶了?”

    小寶卻是一陣怪笑,攀著紫竹枝葉,嗖嗖嗖幾下,就逃竄到了紫竹林深處。

    葉琰這等祖神巔峰境的一擊,竟是根本奈何不得這只金童獼猴。

    “我我我……殺了你這臭猴子!”

    葉琰肺都快氣炸,狠狠一跺腳,身影劃破時空,追攆了上去。

    ……

    最終,葉琰的身影戛然而止。

    因為就在前邊不遠處,陳汐正冷冷看著她,那目光簡直像看一個囚徒似的。

    刺激得葉琰臉頰又是一陣漲紅,直恨得銀牙都快咬碎。

    但最終,她哼了一聲,就隨地找了一塊巖石盤膝坐下,從這個位置,恰好可以看見遠處掩映在竹林間的太初觀。

    有好幾次,葉琰都差點忍不住起身,沖入那太初觀中,可是當看見遠處陳汐那峻拔的身影時,她又忍住了。

    她很清楚,這頑固執拗混賬的家伙,肯定不會讓她如愿了。

    可若就這樣呆在這里,她心中又極為不甘心。

    “起來。”

    就在此時,陳汐走了過來。

    “干什么?”

    葉琰怒目道。

    陳汐不再說第二遍,只是冷冷看著她,看得她心中直發毛,禁不住怒叫道:“我坐在哪里還讓你管?你這家伙簡直就是個十惡不赦的混蛋!”

    話雖如此說,她還是承受不住陳汐所帶來的壓力,憤然從巖石上起身,轉身靠在了一株紫竹上,心中又是一陣氣苦,若不是為了拜見觀主,她早拂袖而去了,哪會忍受這等侮辱了。

    而陳汐,則施施然來到那一塊巖石上盤膝坐下,閉目開始打坐起來。

    看見這一幕,葉琰登時呆住,指著陳汐,氣得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你你你……簡直……簡直……過分!”

    這家伙把自己攆開,居然是為了跟自己爭奪一塊巖石!這明顯就是一種挑釁和羞辱啊!

    “這原本就是我打坐之地,你不問一聲就霸占為己有,誰更過分?”

    陳汐睜開眼睛,淡然瞥了她一眼,“還有,你最好安靜一些,我最煩話多的女人。”

    葉琰感覺自己要瘋了,先是被陳汐暴打一頓,然后又被一只猥瑣的猴子偷窺換衣服,如今更是因為一塊破巖石,而被陳汐攆開,這一切打擊簡直差點把葉琰的理智摧垮。

    她葉琰出身尊崇,修行至今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走到哪里都受人敬畏,何曾體會過這等打擊了。

    一下子,她都有一種和陳汐玉石俱焚的念頭。

    但最終,葉琰還是忍住了,哪怕是死,她也不愿和陳汐這種卑鄙混賬的家伙一起死了!

    ……

    這一天,葉琰成為了抵達“太初神苑”第一位客人,也是最不受歡迎的客人。

    在接下來的數天時間,陳汐一直未曾搭理她,就像完全無視了還有這樣一個女人存在。

    而葉琰經歷了最初的打擊之后,也變得沉默了,似已經妥協,一直盤膝坐在一株紫竹下,凝視著遠處的太初觀怔怔出神,也不知在思索著什么。

    這片紫竹林又恢復了以往的靜謐清幽。

    眨眼之間,匆匆又是半個月過去。

    這一天,葉琰皺了皺黛眉,終于第一次把目光望向了一側巖石上的陳汐,嬌艷傾城的容顏上,不經意閃過一抹復雜。

    很快,她就恢復波瀾不驚。

    “聽說,前些年你在莽古荒墟中殺了雒少農、公冶哲夫他們六位神靈至尊?”

    很突兀地,葉琰開口,說起了前些年發生的事情。

    陳汐盤膝坐在巖石上,一動不動,眼眸閉合,似渾然不覺。

    葉琰這時候卻顯得很平靜,并未再次被這種“無視”激怒,而是淡然道:“但你可知道,公冶哲夫并沒有徹底死掉,他的神魂一直存活著。”

    這一刻,陳汐終于睜開眼睛,瞥了葉琰一眼:“你究竟想說什么?”

    他心中卻是微微一驚,因為只有他自己清楚,當初在對付公冶哲夫時,他并沒有下殺手,而是抽取了對方的神魂,鎮壓了起來。

    “你是不是很失望?”

    葉琰唇邊卻是泛起一抹笑意,悠悠道,“現如今,帝域公冶氏皆都認為,公冶哲夫的神魂,是被一個名叫甄流晴的女子抓走了,原因就在于,這女人的師尊,被關押在公冶氏中,她若想救助其師尊,必然會以此為交換條件。”

    聽到這種認知,陳汐心中不禁一陣好笑,嘴上卻明知故問道:“為什么會懷疑到甄流晴頭上?”

    見陳汐關心起此事,葉琰神態顯得愈發輕松,慢條斯理道:“很簡單,因為這女人中了黑巫神蠱,并且公冶氏已經確定,這女人也并未在莽古荒墟中死掉,而她也就成了抓走公冶哲夫神魂的最大嫌疑人。”

    說到這,她似忽然想起什么,道,“哦對了,我聽說,你以前和那女人之間也有一些感情糾葛?”

    言辭之間,已帶著一抹譏誚的味道。

    陳汐卻似沒有聽出一般,沉默許久,才說道:“你搞錯了一件事,當時我根本沒有打算殺死公冶哲夫。”

    葉琰一愣,有些難以置信,驚道:“這么說,公冶哲夫的神魂是被你取走了?”

    陳汐并未否認。

    見此,葉琰心中一震,情緒波瀾起伏,許久才說道:“那你可知道,我此次前來太初觀的目的?”

    陳汐冷冷瞥了她一眼:“是受了公冶氏所托?”

    葉琰坦然道:“你可以這么理解,因為在我之前的判斷中,甄流晴中了黑巫神蠱,沒有公冶氏的獨門秘法,根本無法解除,但若是她來到這太初觀中,卻可以保住一條命,不過希望卻很小,畢竟,那位觀主可不是大善人,又怎會出手救助她一個素不相識之輩?”

    陳汐道:“那你為何還要來?”

    葉琰悠悠道:“希望雖小,可終究有一線希望,我一方面是礙于情面,不得不來,另一方面,也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說到這,她便神秘一笑,不再多言。

    這一刻,陳汐卻也是笑了,道:“那你可知道,我為何會出現在太初觀?”

    ...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符皇相鄰的書:瑪麗蘇的共犯—傲慢與偏見同人風流兵王[黑子的籃球同人]光與影之歌洪荒歡樂游煉魂仙凡塵孤星天神戀亂世英雄之一衣帶水魔劍俠心極品護花神醫超級修煉女配逢春
比较正规的热门棋牌
吉林福彩3d今天开奖结果 e乐彩 手机版 幸运分分彩全天免费计划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赛马会足智彩 赌场超级牛牛 全民福州麻将怎么跟好友玩 体彩刮刮乐一本网购 香港正版免费资料大全一 重庆分分彩app下载 有牛牛的游戏 二十一点游戏规则 缅甸三分彩走势图 360重庆老时时走势图 小鱼儿主页域名58123 北京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式